設計
中西合璧的浪漫設計
2017年12月01日
設計師張瑩介紹:高級珠寶設計師,畢業於法國珠寶工會學院(BJOP)。曾服務於法國高級珠寶工坊 Bermudes Joaillerie , 後創立Ying.Z Paris Joaillerie 品牌及YING ZHANG Design珠寶設計工作室,為多家國際珠寶品牌服務。

文:毛文

設計師張瑩介紹:高級珠寶設計師,畢業於法國珠寶工會學院(BJOP)。曾服務於法國高級珠寶工坊 Bermudes Joaillerie , 後創立Ying.Z Paris Joaillerie 品牌及YING ZHANG Design珠寶設計工作室,為多家國際珠寶品牌服務。

 

你何時發現自己有設計珠寶的天賦?

 

小學升初中的那個暑假,因為沒有暑假作業的緣故,我畫畫的愛好得到父母的肯定和支持,把我送到了當地的畫室正規地學習起素描和色彩。記得當時我是畫室裡最小的學生,跟著考大學的大學生們一起畫畫,當時經常聽他們講自己選擇服裝設計,環境藝術設計等專業,也常看他們設計的作品,無形之中為我日後選擇珠寶設計師這個職業埋下了種子。但是真正接觸珠寶設計還是大學期間,那時候開始嘗試自己設計珠寶,後來進入珠寶公司從事設計工作,我才真正發現,珠寶設計是我最喜歡和也最擅長的。

 

在珠寶首飾設計領域,誰是你的引路人?或者精神導師?他們帶給你什麼?

 

讀大學的時候,國內的資訊還比較閉塞,國外的關於珠寶設計的資訊特別少,有次無意看到一位簽名為CA的外國設計師手稿,當時只覺得驚為天人,她的創意和浪漫的設計語言都讓我對珠寶設計有了全新的認識。後來到法國讀書才知道這位名為Cecile Arnaud設計師原來就職於梵克雅寶,也有幸和她共同參與過兩次珠寶酒會。Cecile可以說是我珠寶設計生涯的啟蒙。

 

還有一位引路人就是我原來的老闆Dominique Muller,在我從BJOP畢業後,得到了去法國高級珠寶工坊Bermudes Joaillerie工作的機會,我的老闆Dominique讓我在工坊裡嘗試了多種角色,聯繫和維護客戶關係、設計師、工藝師,讓我全方位的見證和瞭解高級珠寶從無到有的整個過程。

 

你曾經在北京和巴黎學習和深造,這兩個城市給了如何不同的靈感?

 

北京和巴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城市。北京是中國的文化中心,是個高速發展,朝氣蓬勃的城市,每次回北京,都發現它有很大的變化,建築多了,店舖換了,出現了很多新鮮的事物,年輕人走路飛快,思維也都很活躍;巴黎倒像個老人家,全部是老建築,沒有高樓,節奏慢得驚人,街角的咖啡店永遠在那裡,幾十年甚至一百年不變。一切都特別平靜,沒有大起大落,巴黎人活的精緻又自我。兩個國際大都市給了我完全不同的感官,我帶著北京給予我的底蘊和巴黎給我的浪漫,結合兩者創作珠寶。

 

你在Bermudes Joaillerie擔任設計師,這段經歷為你的珠寶設計事業帶來如何的啟賦?

 

在Bermudes Joaillerie擔任設計師是一段難忘的經歷,我從這家有著近四十年歷史的巴黎老工坊得到了對高級珠寶的全部認知。我就讀的BJOP資源好、課程非常系統。到了公司後,卻有種眼界大開的感覺,簡直是打開了另一扇大門。Bermudes和很多隱藏在巴黎某條不起眼的小街道裡的工坊一樣,他們常常有幾十年甚至近百年的歷史,為很多國際珠寶品牌做設計和代工,同時也經營著自己的工坊品牌。每天看到摸到的都是最最新的全球頂級高級珠寶,設計的過程、寓意、工藝的實現、人體工學,這些都是每天一定會接觸到的。瞬間我變成了一塊海綿,不停的汲取養分,公司裡的工匠們也都十分和善,願意分享。

 

記得有一次在拋光室,我和一位年紀六旬出頭的老先生聊天,他告訴我他在這裡已經工作了32年。我很詫異來拋光這麼無趣的工作怎麼可能做了32年,而他的回答更讓我汗毛豎起。“沒有為什麼,我太愛我的工作了,我有的時候都不想回家,會工作到夜裡,直接睡在公司。”或許這就是工匠精神吧。

 

你多次在國際性的珠寶首飾設計比賽獲獎,這些設計比賽如何助力於你的創作?

 

時間允許,我就會參加一些國際性的珠寶設計比賽,希望能通過比賽得到國際上的認可,這是一個檢驗自己的過程。很多比賽的主辦方都會組織一些交流活動,能和很多國際上的獲獎設計師和評委交流也是很難得的機會,會得到很多不同的視覺和信息。

如果讓你點評自己的設計作品, 你會給出哪三個形容詞?為什麼?

 

中西合璧,浪漫,好玩兒。

因為我有兩種文化背景 - 中國和法國。我擅長用中國文化中的一些元素和寓意結合西方美學來創作中西合璧的作品。

法國求學的經歷以及法國人浪漫的基因,還有為很多歐洲品牌工作的經驗,使我的作品裡也融入了浪漫的因數。

我喜歡在作品裡加入很多和佩戴者互動的小機關,讓珠寶在佩戴的同時又有互動性和功能性。比如轉動的小機關,項鏈可以拆分等等。

 

在至今所有的設計作品裡,你最得意之作是哪一件? 在那件作品裡承載了動人的設計和故事?

 

2014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我很榮幸地接到中國文化部邀請參加了在巴黎舉辦的中法藝術家馬年主題珠寶展。我為此創作了一枚旋轉木馬手鐲,名為《童趣》。記得有一天在斯特拉斯堡回巴黎的車上,路過一個廣場看到了旋轉木馬,很多穿著公主裙的小朋友在那邊嬉笑,當時靈感立刻浮現在腦海,拿出手機隨便勾勒了草圖。後來創作的時候又加了萬花筒的圖案,想體現童趣的童字。在工藝上,每匹小馬都可以上下滑動和轉動,材質上選用了藍寶石、鑽石、紅寶石、黃色藍寶石、沙弗萊石和珍珠。這枚手鐲在巴黎工坊耗時近兩百小時,最終在展廳亮相的時候,引來國內外很多媒體的追捧。《童趣》同年參與了保利慈善拍賣,拍得25萬元善款全部捐予“中國鄉村兒童基金會”,完成了它的使命。

 

你的新書《珠寶設計手繪完全技法》即將發行,是什麼原因促使你開始籌備這樣的“教科書”?

 

在巴黎讀書的時候,我發現國內沒有十分系統的珠寶手繪課程,包括手繪的書籍也非常少。成立自己工作室後,我決定寫一本關於珠寶手繪的專業教程,有一次回國通過朋友引薦得知某出版社編輯正在尋找可以寫專業珠寶手繪教程的設計師,和編輯見面後一拍即合,隨後我用了一年時間寫了這本書。希望能為推動中國珠寶行業發展做點力所能及的事。

 

你在中國嘗試教授珠寶手繪,你的那些學員從你這裡可以學到什麼?你的教學方法和其它的手繪課程又有何種不同?

 

在我準備回國授課前也問過自己同樣的問題。因為我是一線設計師,接觸很多大品牌,除了保密協議以外的最新珠寶資訊我都可以跟學生們分享,包括我在做設計中遇到的問題和表現方式的技巧。我的教學方法是我十年工作經驗的總結,我把在巴黎學到的課程用更方便和好記的方法傳授給學生們,連零基礎的小白也可以學好法式高級珠寶手繪,把自己的想法躍然於紙面。我的職責就是讓學生不走彎路。

 

 

藝術創作需要源源不斷的靈感,你不在創作時,你會做什麼?

 

我比較喜歡旅行,在旅行中去發現自我和看世界。我一直覺得眼界對於設計師來說太重要了,所以一定要多走多看,旅行也不僅僅是放鬆,而是去瞭解當地的文化,為日後的創作做累積。我認識一位法國設計師,每去一個國家都會以此創作一套作品。

 

2018年你有什麼樣的心願?

 

2018年我希望多設計一些好作品,能回國做一次小型的展覽。

標籤 #設計
分享

評論

請發表文章意見。分享你的意見。
若您已有帳戶,請登入。若還未有帳戶,請立即登記。登記帳戶費用全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