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射燈

知識產權意識應提升至新高度
2017年4月5日

我們在驚歎明清及更早時代中國首飾的精美及達到的高度同時,不得不承認在近代幾乎中斷的中國內地珠寶行業近二三十年一直走在學習模仿的道路上,無論從品牌、到產品及至行銷推廣,香港幾大品牌周大福、周生生和六福等幾乎成為一個時期內地零售品牌的鼻祖,業界調侃似乎名字裡無「福、大、生、金、六、周」就不成珠寶品牌了。


學習和模仿是很多行業在起始階段不可逾越的,但起步較晚的珠寶行業在今天模仿痕跡仍很重,包圍在這樣珠寶文化中,加上從業者整體素質不高,抄襲、山寨和打價格等急功近利和抄近路的行為盛行。時代發展到今天,作為全球第二大超級經濟體,中國邁入了新階段,提升質素,以符合其國際地位。

對於珠寶行業來說,消費市場升級,個性化需求崛起,因此創新對珠寶行業乃至整個國家發展都是核心命脈,創新風險巨大,除了最大的代價是創新不成功,亦存在的風險是創新成功後被迅速模仿、替代或者被零碎的撕裂,提升知識產權意識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電商品牌成為仿冒重災區

著名電商品牌,2015年和2016年連續兩年在淘寶雙十一鑽石類首飾銷售排第一名的佐卡伊,做了一件聽起來有點好笑的事,將右卡伊、上卡伊和下卡伊品牌都註冊下來,以防山寨,董事長吳濤指,「做品牌壓力很大。」而電商品牌的產品更是侵權重災區。三年來,佐卡伊發起維權打贏了100多宗知識產權保護的官司,數量遠超過其他珠寶公司,公司為此專門成立了3人法務團隊,專門負責收集、整理相關侵權資訊,配合外聘的專業法律團隊起訴。

電商品牌的高曝光度,容易打造出爆款,也易被模仿。除了國際知名品牌如LV、卡地亞、寶格麗等,電商品牌被仿頻率特別高。吳先生指一直注重創新、原創設計、行銷思路和推廣方式,尤其是每年推一個核心系列,有時會通過跟不止一部劇或電影合作來推廣,耗資巨大,結果卻經常是原創種樹,仿品乘涼,產品一旦火起來,仿品撲天蓋地,他們的價格更便宜,銷量遠超過原創公司,喧賓奪主。到2015年,佐卡伊忍無可忍,打起了首例維權官司。當時跟電視劇《何以生蕭默》合作推出原創首飾,隨著該劇火了,加上佐卡伊投放了人民幣近2,000多萬元進行推廣,Sunshine 項鏈成為爆款,一時間包括不銹鋼等多種材質的仿品在互聯網上湧現,吳先生指,估計仿品銷量是佐卡伊9倍之多。雖然該產品已獲得專利,部分維權成功,但對微信朋友圈的侵權卻束手無策。最近熱播劇《蝸牛與愛情》,當中由佐卡伊設計的再次成為熱銷產品的蝸牛首飾亦是仿品滿街飛,吳先生指,甚至有商家直接盜用產品宣傳資料,一字不改,連產品上LOGO都照搬。「我們的蝸牛系列成本比較高,他們把產品比例縮小一半,價格低一半,出貨量很大,對我們品牌來說衝擊很大」。他笑稱:「很多不法的水貝人特別喜歡我們推新款,他們好跟著賺錢。」

從首個維權官司開始,佐卡伊目前維權成功率100%,吳先生指,因為外觀設計和版權等都是自主研發,都有知識產權保護。但維權不易,有公司會拖延付賠償款,長達一兩年。另外一個中國的傳統觀念,盜版不算偷,法律意識淡薄。有時侵權是熟人時,沒法拉下面子提告,只能提醒。而最大的難題是以微商和淘寶為代表的個人侵權氾濫。

大公司意識提升 個人侵權氾濫

整體來說,近幾年公司層面的知識產權意識有所增強,佐卡伊感覺經過幾年維權,公司層面在互聯網上公開侵權數量減少。尤其一些大型零售品牌意識更強,魅力飾珠寶董事長塗興財指,近幾年這些公司在跟供應商簽定合同時都增加了條款,即供應商承諾設計原創,不存在侵權問題。

但同時新的問題又湧現,以微商和淘寶為代表的個人侵權氾濫。跟隨著微信強大的傳播力,朋友圈假貨氾濫,正步入淘寶後塵,成為假冒偽劣產品的重要平台。並且微商規模發展迅速,表現出來像個人,其實已是小型公司,具有隱蔽性,他們的批發量已經相當大,大量仿品通過他們流入實體零售店。這類個人侵權愈發猖獗,當前對他們的維權幾乎束手無策,取證難,通常法院不予立案;執行難,不像企業可以強制執行,惟一的途徑是在微信平台投訴,效率卻很低。

對維權手段多樣性不夠了解

其實保護知識產權除了通過專利確權,還有版權登記和時間戳記等多個手段,但當前深圳珠寶聚集地的企業對此了解顯然不夠。版權登記和時間戳記等方式所需時間更短,費用更低,是對專利的很好補充。深圳市魅力飾珠寶首飾有限公司早在2012年就開始了對產品申請版權登記。亦於2015年打贏了一場知識產權訴訟官司,也是深圳羅湖區僅有的三家申請維權補貼的公司之一。當時魅力飾產品圖冊上除了部分有版權登記的產品外,其他900多幅產品圖片被原封不動的抄襲,連編號都不改,雖然當時打官司的企業很少,僅有首例TTF的個案,董事長塗先生還是下決心起訴,最終得到11萬多元賠償,雖然數額不多,但塗先生認為意義在於提升知識產權意識,要懂得用法律保護自己,企業要堅持原創,為行業樹立榜樣。

將維權官司打到國際

作為深圳原創設計標誌性企業的TTF做了在維權方面首個吃螃蟹的人,被抄襲搞得忍無可忍,打起了內地珠寶行業首個維權官司,向抄襲說不,扛起用法律保護原創的大旗,給當時行業普遍默認的抄襲行為棒喝,令珠寶業界震動。而日前,TTF再次在維權方面做了先鋒,起訴巴西奧組委獎牌包裝盒設計侵權,已得到深圳中級法院受理。

國際官司的挑戰相當大,但該事得到羅湖區政府堅定支持,順利推動。對於羅湖區政府來說,從保護知識產權角度,支持TTF起訴理所當然,另外通過國際官司樹立珠寶行業標杆,提高傳播度,以提高行業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為行業樹立信心。同時這場國際訴訟也令羅湖珠寶行業知名度提升,讓外界知道國內珠寶設計已經達到相當高度。

羅湖區政府扶持舉措

作為中國最為重要的珠寶產業基地羅湖,帶有深圳這個中國改革前沿陣地開放進取務實標籤的羅湖區政府,在產業知識產權扶持方面似乎也走在了中國其他地區政府前面。資金扶持對企業來說是最為直接和實惠的。鼓勵轄區內企業維權,針對賠償執行難,對提出知識產權訴訟並勝訴的企業或獨立設計師,按司法部門最終判定的獲賠金額給予全額扶持,並且從今年4月起,將扶持金額最高上限從人民幣50萬提升到100萬元。而資金的扶持還覆蓋到鼓勵專利申請,鼓勵設計師參展及舉辦作品展,鼓勵參與設計類行業評比活動,鼓勵設立設計研發機構技術中心等,扶持資金最高達到人民幣200萬元。

另外一個重要舉措是,羅湖區政府將中國版權保護中心粵港澳登記中心版權中心引入,今年4月該中心啟動,包括設計在內的版權將得到更方便確權,還可以通過這個平台進行交易和維權,說明設計實現商業轉化。

另外,針對創新的重要力量獨立設計師維權力量薄弱,羅湖區政府規劃在以設計師為主的公共平台聚集地,引進知識產權服務機構和仲介機構,為設計師們提供上門服務。

維權難點 亟待解決

知識產權保護不力是當前中國不可回避的現狀,立法滯後,執法不嚴,懲治力度不夠等,但今年兩會將知識產權保護放到新高度,知名人士馬雲關於像懲治酒駕一樣打擊假貨言論的廣泛傳播,似乎隱隱透出新氣象,令國人對知識產權保護的完善懷有期待。

以微商為代表的個人侵權愈發嚴重,影響已不容忽視,但傳統的取證要求難以實現,立案困難,即使判了,又存在對個人執行難的問題,對加害束手無策,反應對於這一新生事物的立法已滯後,希望能從立法方面跟進突破。為微商供貨的工廠也很難找到,找到後,提供證據也難以操作。

線下維權成本很高,需要找侵權方當地公證處公證人員去到店內做購買公證,不算購買費用,僅公證員外出費用就很高,導致前期成本太高,因此企業對於客單價為2,000元左右的產品,只能放棄維權。

工商系統方面,辦公位址和工商登記位址不一定一致,導致找不到主體資訊,或者沒辦法評估主體的賠償能力。

工商和執法部門針對品牌執法時,經常會偏重對國際品牌仿冒的打擊,內地品牌感覺經常被忽略,這雖然跟國際品牌經典款式耳熟能詳,打擊容易有關,但希望執法部門能加強培訓,提升對民族品牌的保護。

賠償金額低一直為業界所詬病,企業獲得賠償不成比例,對於侵權方來說,違法成本低,不足以懲戒。業界普遍呼籲提高判罰標準,期待今年有突破。

市場上眾多辣眼睛的同質化的商標,側面反映出商標管理有待提升。

深圳水貝片區國際珠寶
 
佐卡伊的《Sunshine》鏈牌
 
佐卡伊的《蝸牛》鏈牌
 
佐卡伊總裁吳濤指,創新意味著風險,最大的代價是創新不成功,而在當前中國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的情況下,創新成功後亦存著風險,或被迅速模仿,或被替代,或被零碎的撕裂
 
佐卡伊的《觸電》戒指
 
佐卡伊的《鳳求凰》吊墜
 
魅力飾的《海上生明月》
 
魅力飾的《天鵝》毛衣鏈
 
魅力飾的《風鈴聲》
 
魅力飾珠寶董事長塗興財指發起該訴訟,在於提升知識產權意識,企業堅持原創,為行業樹立榜樣

>>返回
亞洲博聞有限公司版權所有。請遵守本網站 版權聲明 合法使用或轉載本網內容。
發送給朋友
列印
書籤
RSS
分享facebooklinkedintwitterweibo

請登入帳戶, 請發表文章意見。
若您已有帳戶,請登入。若還未有帳戶,請立即登記。登記帳戶費用全免
姓名:
內容: